紫火葫已是喷出巨大紫火,铺天盖地向那里烧去,烧的空间都似为抽了真空。    黄浩上人怒吼:“你这个疯女人……啊……”    香雪真者已是被他大力震爆,他却已无法逃脱紫火,瞬间无力再去对抗,被烧成乌黑焦炭。Read More →

   实验室外面的靶场,陈煜和沈老爷子等人趴着的趴着,站着的站着。    见陈煜一枪打掉了一千两百米外旗杆后,老爷子几人的心奋之情益于言表。    这枪现在的表现,已经超出了几人心中的预期了。    不过见陈煜Read More →

   沙滩上,陈国韬几人听到吴哲这话后,脑袋里都是豁然开朗,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沙滩上可疑的地方。    “人埋沙子里必然会把眼睛、鼻子、嘴巴给露出来,都仔细看看,应该是有什么遮挡物的地方。”    陈国韬听到吴哲Read More →

   嫦月上人冷哼一声,道:“我见得着去拆散你们吗?你们必定不会长久的。”    李顽笑道:“那你再多活几年,看看我们会不会长久。”    嫦月上人怒道:“李顽,你这是拐着弯的咒我死吗?”    李顽摇头道:“Read More →

   万历八年,二月二十九。    这一日是礼部试放榜的日子。    参加会试五千余考生决定命运的一刻。    京城里,顺天贡院前,无数人翘首以待着放榜的一刻。    这一日,来京城赴考的考生们,不会亲自去贡院Read More →

   “人鱼!”云酒飞快跑动着,果然在前方看到了一闪而逝的人鱼。    “别跑!”云酒一簇光飞过去,人鱼灵活一动,避开了云酒的攻击。    周围逐渐安静下来,云酒一怔,被前方的风景吸引住了,那是一颗巨大犹如房屋Read More →

   ep;ep;虽然他知道他哥对许繁星的心意,但是在顾家其他人眼中,这没名没分的,过来凑什么热闹?    ep;ep;“……不能多我一个嘛?”繁星声音低低的,带着些请求。    ep;ep;小熊崽子跟熊孩子之Read More →

  慕离看她孩子气般的微微摇晃自己的手指,不由得失笑道:“那是当然,我还要陪着你一直走下去呢,拉着我的手指是要做什么?要与我拉钩立誓?”    洛雨涵哼了一声,甩开慕离的手指,又立刻抓起那只被甩开的手指勾在自己Read More →

   整个球元修大赛的场地,周围所有或坐或站在看台的元修们,听到郑无双的这声震耳欲聋的宣布,都是一个个脸色诧异,随后整个场地都有些乱起来。    站在郑无双身后的柳公铭,握紧了腰间的刀柄,因为过于用力,他的手心Read More →

   盒子打开他拿出里面那颗玉白色的药丸,眼眸微眯道:“这是最后一颗幻无丹了!”    他叹了口气:“必须要再找凌天大人一次了,再这样下去计划还没施行,我的身体就先坏了!”    信阳候念念不舍的吞下那颗丹药,Read More →